集采专供
您现在的位置:>首页 -> 集采专供 -> 设备设施
用忠诚托起企业的脊梁——记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大西第一项目部经理兼书记雷荣仁
  • 价    格:  元/吨
  • 市 场 价:
  • 库    存:
  • 浏览人次:1605
  • 发布日期:2011-12-15 09:00:46
  • 所在地区: 
  • 产品详情
  • 产品评论
  • 其他信息

  7月,火炉西安热浪翻滚。下午两点,在大西客专灞河特大桥工地,几个人正在桥墩上忙碌着,对锚栓孔和支撑垫石进行最后一遍检查,个个湿透的衬杉紧贴在后背,豆大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掉。他们中间领头的一位,就是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大西第一项目部经理兼书记雷荣仁。

  “七一“前夕,建党90周年之际,雷荣仁以出色的工作,被业主大西公司评为“优秀共党员”。参加工作15年来,他先后获得过“先进工作者、优秀项目总工、优秀项目经理、公司劳模”等无数荣誉,而他更看重的则是这项由业主授予的荣誉称号。因为这既是对他和他的团队在“创先争优”活动中的认可,也是对他吃苦奉献精神的最高奖赏。雷荣仁以管理经验丰富,工作作风务实,处事果断,雷厉风行而著称。因为怀着一颗对企业的忠诚之心,使他格外执著和敬业,面对困难永不言败,从一名普通技术人员成长为优秀的企业管理人才。

  新宝塔山一战定乾坤

  1996年7月,雷荣仁毕业于西南交大桥梁与地下工程专业。一出校门就担起了技术主管的重任,从技术员、工程师、副经理、项目总工、到项目经理,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串坚实的脚印。

  2007年10月,北起包头,途经鄂尔多斯、榆林、延安、渭南至西安,全长800多公里的包西铁路开工建设,中铁二十一局集团承建的陕西段BXS-2标段全长55.096公里,下设五个项目部,由雷荣仁担任第二项目部经理。

  陕北,延安,巍巍宝塔山下,清清延河岸畔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见证着革命圣地曾经的壮怀激烈。雷荣仁向记者讲述着包西铁路的建设过程,他有些感概,但脸上却洋溢着成就感。

  第二项目部担负着12.086公里的施工任务,承建新宝塔山等7座隧道群,以及杨山村延河双线特大桥等6座桥梁,仅桥隧就超过11公里;其中,在BXS-2标的七大重难点工程中,由第二项目部承建的新宝塔山隧道和杨山村延河特大桥就占了两项。同时,该项目部紧邻市区,横跨三个镇30余个行政村,征地拆迁困难重重,是BXS-2标最难啃的硬骨头工程之一。

  新宝塔山隧道全长2166米,是第二项目部承建的7座隧道群中最长的一座,同时也是最难破译的一部地质天书。摆在雷荣仁面前的首要问题,必须突破该隧道的四大施工难点。新宝塔山隧道进口穿越滑坡体,210国道距隧道进口拱顶垂直距离只有1.9米,隧道中部有250米浅埋段,而且有三个滑坡体在这里交汇,隧道有401米和既有线西延铁路宝塔山隧道相邻,出口端相隔仅5.6米,施工稍有不慎,就会酿成事故,影响行车安全。雷荣仁当时的心情真是如履薄冰,如临深渊。

  要揽瓷器活,必有金钢钻。为制定最佳施工方案,雷荣仁邀请中国科协咨询中心滑坡防治技术专家委员会、铁科院西北分院、兰州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、中铁一勘院、铁科监理站、集团公司的隧道专家、教授到现场对新宝塔山隧道进行把脉会诊。

  在隧道下穿越进口公路时,他和总工陈德国、书记张鹏林、副经理卫福星精心制定了“暗洞明做、衬砌紧跟、及时回填、大管棚超前支护”施工方案,与滑坡体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,斗智斗勇的较量并取得完胜。

  隧道出口施工也是费尽周折。新线与老线相隔只有5.6米,出口前方10米左右就是农贸市场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,周围民房密集,既要保证既有线运营安全,又不能影响农贸市场交易。出口洞门上层是黄土,下面是风化岩,不能爆破,只能用破碎锤加风镐人工开挖,每天掘进0.8~1米;与此同时,还对洞口进行补强加固,将原设计的锚杆变更为小导管注浆,加强量测和监护力度。在掘进至250 米浅埋段时,为确保安全施工,项目部按照中科协滑坡防治技术专家委员会、铁科院、兰州交大、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制定的施工方案,用6000多吨水泥,采用1米间距,梅花形布置,对隧道中部浅埋段2#、3#、4#滑坡体进行大范围注浆,使新宝塔山隧道这一重难点工程实现了安全贯通,一战定乾坤,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这一消息。

  杨山村延河特大桥展风彩

  杨山村延河特大桥全长2272.66米,是整个包西铁路最长的桥梁。共有70跨,墩台71个,桩基431根计5694米。2008年3月,大桥刚开工就被迫停工。原因是该桥从延长油田崖里坪基地中心穿过,这里的油井经过特别技术改造,能从含油的石头缝里榨出原油,单井日产量高达一吨以上。厂区不仅原油管网密集,而且配备了油水自动分离流程装置。如果整体拆迁,仅厂房成本就要超过4亿元。为降低成本,业主要求设计院改线,而这一改时间就过去了7个月。

  2008年10月1日,在确定改线方案后,雷荣仁立即组织200多名职工、民工,32台钻机昼夜施工,到11月4日,大桥成功浇筑了第一根桩基。形成大干高潮时,延安地区最低温度已降到零下25度,连钻孔桩排出的泥浆也变成了坚硬的冰块。为了确保冬季施工质量及施工安全,他们在拌合站加设了防寒棚和增温保温等措施,用锅炉烧开水搅拌混凝土。将砂石料、钢材等进行热处理,确保混凝土的入模温度。

  2009年2月25日,雷荣仁组织开展“大干120天,完成产值8000万元”的劳动竞赛活动,掀起新一轮施工大干高潮。6月15日,杨山村延河特大桥顺利完工,比业主工期提前了80天。西安铁路局包西铁路副指挥长高翔、铁科院总监王晓华在现场说:“杨山村延河特大桥墩柱内在质量密实,外表光滑美观,400多根桩基,经检测,全部符合Ⅰ类桩标准,堪称包西线的样板工程。”可以说,包西铁路是对雷荣仁掌控项目的一次大检验,他向延安人民和公司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。

  披挂出征石榴之乡

  2010年3月,激战包西的硝烟还未散尽,雷荣仁又领命出征担任大西客专第一项目部经理。集团公司承建的大西客专第15标段,位于西安临潼,全长31.617公里,管区内重点工程灞河特大桥全长达25公里,是大西客专的重点工程,也是中铁二十一局集团承建的最长的桥梁。第一项目部担负的工程分为三块。灞河特大桥4.42公里,共计139跨;灞河特大桥路改桥段2.09公里,共65跨;联络线左右线6公里,桥梁计154跨。

  雷荣仁的作风一贯雷厉风行。2010年3月15日,他率领第一项目部先遣人员上场设防,短短17天,按照铁道部要求,高标准完成了项目部标准化建设,并在集团公司大西指挥部6个项目部中率先挂牌。

  在雷荣仁看来,就工程本身而言,尽管是客专,技术标准高,质量要求严,但在平地上施工桥墩,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,与包西铁路的高风险隧道相比,更是不在话下。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里复杂的社会环境,令建设者寸步难行,雷荣仁率领的第一项目部差点就在这里折戟沉沙。

  临潼是我国著名的石榴之乡,这里有国家级5A风景区华清池、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陵兵马俑,还有“西安事变”遗址,华清池名山胜水更显奇葩。

  项目部驻地新丰镇距临潼两公里,施工管段跨新丰、行者两个街道办。30多年来,这里先后修建了陇海、北环线、包西、郑西铁路、新丰编组站以及多条高速公路,这里的征地拆迁之难,在铁道部都是挂了号的。连设计院的地质勘探都无法进行,直到第一项目部进场征地,设计院才完成了勘探作业。负责征地拆迁的项目部副书记郭东峰感慨道:“我们包西第二项目部在延安市区,那里的征地拆迁就够难的了,可大西比包西还要难十倍。”

  泰山压顶不弯腰

  大西第一项目部施工管段跨新丰、行者两个街道办事处,永久征地490亩,临时征地150亩,共涉及到13个村。进场三个月,除征用了部分临建用地外,红线内施工用地还是一个零。眼看同时上场的第二、第三项目部已开动了钻机,而雷荣仁自己的人员、机械一直闲着,怎能叫人不心急如焚?

  为了加大征迁力度,他亲自带领项目部征迁办找地方政府部门、街道办、村委会。村里提出的各种问题,如有一条答复不了,或是说办不到,人家立马就不给你谈。这边的地征不下来,心里急,那边工程开不了工,业主又要罚款,就象耗子钻进风箱,两头受气。为此,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赵春锋多次到第一项目部了解情况,指导征迁工作。

  雷荣仁和郭东峰经过深入了解,基本摸清了征地难的情况。一是当地频繁建设,不好找安置点,有的村民两三年就拆一次房屋,搬了四、五次家,搬迁资金又迟迟不到位,使他们对拆迁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;二是铁路走向是东西方向,而村民的土地呈南北方向分布,铁路穿过一分为二,地也没法浇,种植的石榴、葡萄、桑果等经济作物收益高,不愿土地被占用;三是红线内有一座修建包西线留下的拌合站,实际残值只值50万元,但对方要价1200万,谈不拢,即使该单位同意拆,而当地供应商也不同意,因该单位在修建包西线时欠地材款2000万,当地人说说,你们要拆可以,但必须拿线来。各种矛盾错综复杂,雷荣仁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。

  泰山压顶不弯腰。雷荣仁的性格是在困难面前从来不低头,他认准了的事,即使是刀山火海已要闯一闯。他发誓,不攻破这道难关誓不罢休。他和项目部副书记郭东峰、征迁办主任杨旺宏研究,决定采用各个击破的办法,决定从阻力最大的行者街道办西沟村入手。

  当时,西沟村正在筹建村委会大楼,雷荣仁派两名技术好的电焊工为他们焊铁艺围栏和篮球架,并送去健身器材和体育设施。村支书的母亲小腿骨折住院,他们去医院看望,并派车接送,用真情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

  听说村长好喝酒,要找他办事得先把酒喝好了再说。一天,在村长家里,杨旺宏决定豁出命赌一把,他们约定,如果村长输了,明天就征地。两人用大杯PK,一杯接一杯,没吃一口菜,三瓶白酒就见了底,年近六旬的村长醉得当场爬下,杨旺宏也是头晕目眩,好在他年轻扛得住。

  听说村长输了,第二天早晨7点,雷荣仁就安排郭东峰、杨旺宏到村长家门口等他醒来。村长也是守信用的人,一起床就通知村组干部,但天不作美,刚到地里就下起雨来,村里人说,等天晴了再征吧。雷荣仁心里想:“好不容量把你们聚拢,那能半途而废,今天不征,改天你变卦怎么办?打铁要趁热,今天就算下刀子也要征。”他让郭东锋安排村组干部找地方避雨,一挥手,40多名职工、民工冒雨立即进入800多米的红线内拔青苗、砍树,终于拿下了第一块地。第一项目部管段终于响起了欢快的钻机声。

  在大西征地,雷荣仁有一肚子的酸甜苦辣。他说:“去年7月,在行东村征地,村长不愿谈,也不见面。郭东峰、杨旺宏和司机三人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在村长家门口等候。村长出门,他们就在后面跟着,人家回家大门一关,他们就守在门口,整整三天三夜,没有离开过一步。饿了吃干粮,渴了喝矿泉水,困了轮流在车里打盹,用这种苦行僧式的办法感化了村长。”看着疲惫不堪的三个人,村长说:“你们也是为国家修路,不容易,就凭你们的这股执着劲,我服了。”当天夜里11时,项目部就组织人力和机械清表。而他们三个人,大热天捂了三天三夜,浑身酸臭,人都脱虚了,被送到医院输液。

  在采访中,坐在一旁的郭东峰插话说:“当时我给董事长赵春锋发了一条短信,告诉他地已经征下来了。当我看到董事长回复的‘辛苦了,谢谢’五个字时,我泪流满面,觉得为企业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就是拚命也不能挡道

  在雷荣仁的办公室,除两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和陕西省地图外,最醒目的就是“大西客专灞河特大桥工程形象进度图”,每浇筑一根桩基、打一个承台、起一个墩身,他在图上用红笔标注得清清楚。

  由于征地晚,动工迟,工程进度自然落后于其他项目部。第一项目部紧靠第三项目部临潼制梁场,是15标段向东铺架的架梁通道,雷荣仁心里清楚,处在这个关键位置,如果挡道,就要打乱集团公司大西指挥部对施工的整体部署。他心里清楚,大西客专除技术标准高、质量标准高外,如果不是因为征地拆迁耽误工期,就工程本身而言,何足惧矣?但白白浪费了三个月工期,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有大将风范的雷荣仁并未慌乱,他卓越的指挥才能再一次得到展现。他果断建起了三个日产3500立方米的混凝土拌合站,组建三个架子队,任务划分一清二楚。一队队长刘明银负责联络线,二队队长于长友担负路改桥段和灞河特大桥1—25号墩施工,三队队长卓杰承建灞河特大桥26—140号墩。在他的有力指挥下,第一项目部以迅雷之势展开了突击施工。

  为扭转被动局面,雷荣仁决心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,就是拚命也要为架梁通道扫清障碍。为此,他调集了1300余人,12台旋挖钻机、6台挖机、20台装载机、13台吊车,10台运钻渣卡车、15台混凝土罐车、2台混凝土泵车,以及其他相关设备100多台,工地昼夜24小时突击施工。

  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初,他冒着严寒,常常是深夜两三点还在各施工现场检查工作,几个月没睡过一个安稳觉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第一项目部不仅没有挡道,而且还提前15天完成了灞河特大桥下部结构施工。7月26日,灞河特大桥路改桥已完成所有墩台施工,架梁通道在第一项目部一路绿灯。

  管好项目是我的职责和义务

  雷荣仁说:“在建筑施工企业,项目经理的职责不仅要为业主建造精品工程,而且还要尽可能为公司培养人才,严格控制成本,完成公司下达的各项指标。”他是这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由于技术人员少,力量相对较弱,许多技术难题,施工方案他都是亲自上手。项目部全是桥梁工程,按照高铁施工质量要求,墩身采用无拉杆整体式钢模板,一套模板要60万左右。采购多了浪费,少了又不够,他精打细算,把工程数量和施工时间进行综合测算,最后确定采购17套钢模板,既节省了大笔开支,又满足了施工需要。

  大西第一项目部施工的联络线,是专门为大西客专进入西安站而设的。联络线左线分别上跨郑西客专、包西铁路上、下行线,客专跨客专施工在国内还是第一次。为制定科学合理的施工方案,雷荣仁和总工卫福星亲自到现场查看了数十次。他们发现,受地形限制,悬灌浇筑、转体桥施工都不可行,不能保证郑西客专运营安全,墩柱施工要侵入接触网,施工方案一个个被否定。根据现场有几条既有线,场地十分狭窄的情况,他向设计院提出采用“钢箱梁顶推施工方案”,这一方案受到铁一院大西客专副指挥长、桥梁专册白安全的赞同,并上报铁道部审批。

  大西上场时,正值公司施工规模急剧扩张之,加剧了项目管理人员奇缺,技术力量薄弱的矛盾。他想,公司项目多,总不能大家都伸手向公司要人吧。没有人才就自己培养,他和项目总工卫福星沟通,启用了一大批年轻技术人员,给们压担子,不到一年的时间,这批年轻人就成为项目的技术骨干力量。雷荣仁深知,在人才紧缺的今天,要以事业留人,感情留人。工程师赖林2005年毕业于四川攀枝花学院土木工程专业,他对工作极端负责,是一个为了工作敢拚命的主儿,常常加班到深夜,雷荣仁感觉这是一个可塑之才,提拔他为项目部副总工兼工程部长。尽管长期劳累,赖林患了糖尿病,但他无怨无悔。他说:“技术上的事不让领导操心,项目领导才有精力抓其他大事。”去年哈工大毕业的卢刚、灞河特大桥技术主管张宝军、联络线特大桥技术主管王廷杰、工程部资料员杨燕、测量班班长叶文军、测量班沉降观察组组长周鹏等年轻技术人员,都有一颗强烈的事业心,工作热情高,表现十分突出,经过一年的锻炼,他们在各自的岗位都能独挡一面。这些年轻人之所以进步很快,离不开雷荣仁的言传身教,年轻人都视他为良师益友。

  雷荣仁深知,项目管理的精髓,最终的目标是要为企业赚取利润。为此,他在责任成本管理上下了一番功夫。在成本控制方面,每月召开一次责任成本分析会,如果成本超支,材料超耗,必须追查是什么原因,责任人必须讲出一二三,还要照章办事,该罚就罚。几个亿的工程,材料是大头,材料进场有严格的规章制度,在收购地材时,一律过磅称重计量。每月20号,由工程部、计划部、保障部盘点,如有出入一目了然,施工一年多来,各种材料均无超耗现象。保障部长张艺环说:“钢模板市场价每吨7200元,而我们采购每吨6600元,近20万方地材每方比市场价低10元。”

  为控制非生产性开支,项目部规定,内部上级来人一般都是在食堂就餐,偶尔在外面接待也是尽量到小饭馆,能省则省。雷荣仁生活一贯检朴,在物质享受上从不和别人攀比,他家至今还住在机关东院的改造楼。而他对工作确是高标准,经常是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盛夏三伏天中午,大家都在休息,而他早早就上了工地,一身的汗水,黑得像非洲人。对此,记者很是不解,工地上又没人,这么早来干啥?他说:“早点到工地查看一遍,发现问题好及时通知施工整改。”雷荣仁就是这样一个朴实无华,一心为公的人,正是有众多他这样的人,才托起了中国铁建的脊梁。他常说:“把企业的事当成自己的事,就没有办不好的事。”

  天道酬勤。雷荣仁以一颗对企业的忠诚之心,赢得了公司领导和职工的信赖,他带领第一项目部在创先争优活动中,取得了显著的成绩。今年7月1日,第一项目部荣获集团公司大西指挥部“优秀党支部”称号、“党字号工程”,他本人被业主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150吨菜籽枯从张家界市运到柳州市



  评论

  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  验 证 码:
  表情:
  内  容:

其他信息
  • 发 布 人:xiaohui
  • 注册时间:
  • 公司名称:
  • 联 系 人:
  • 联系电话:
  • 电子邮箱:
  • 邮政编码:
  • 地    址:
  • 公司网址:
登录后查看详细信息>>
产品推荐
近日,由中国铁建十四局五公司参与研发的全球首台YHG.....
新手上路须知:用户注册搜索产品如何购买产品
买卖商品帮助:我是买家我是卖家
农资商城服务:买家服务卖家服务